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汉青小说 > 穿越历史小说 > 独断大明最新章节

第九百七十四章 秉直过正

独断大明 | 作者:官笙 | 更新时间:2018-02-15 00:11:11
推荐阅读: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云的抗日超神佣兵系统大唐第一少帝国吃相抗日之烽火系统狼牙兵王抗日之无敌战神唐朝最佳闲王
朱栩合起这道奏本,轻轻的在腿上拍打着。

  这些封疆大吏的话并不完全是惯性思维与行为的表现,应当也是实际情况的一种反馈。

  但这种反应本身来说,就是一种顽固的旧守力量,是对‘新政’的一种掣肘。

  内阁现在被他带上了快节奏的轨道,想要慢下来是不可能,并且,以大明现在的情形来说,也慢不得,不能乘着现在这段时间完成‘新政’计划,等过了灾期,所有人缓过一口气,就更难了。

  “保守势力……”

  朱栩扔下奏本,坐了起来,目露精光。

  清理了东林,扫除了朝堂昏聩,可天下人没有形成‘改革’的大潮,远远的没有‘共识’,保守势力随时会疯狂反击。

  这个‘保守势力’并没有准确的划分,甚至说,除了朱栩外都是,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

  曹化淳在不远处听着,尽管不是很明白,大概也猜到指的是京外的那些巡抚大人们。

  在朱栩的旨意到内阁,五位辅臣大人们都面露惊色。

  毕自严看着来传旨的内监,沉着眉头问道“皇上可说是什么事情?”

  内监躬着身,道:“奴婢不知。”

  毕自严看了眼边上的孙承宗,孙传庭等人,又道:“皇上何时返回的?”

  内监道“奴婢不知。”

  “皇上还召见了哪些人?”孙承宗突然开口道。

  内监看了眼孙承宗,道“内阁辅臣,六部尚书以及诸位巡抚。”

  孙承宗与毕自严对视一眼,立时两人心底都有不安升起。

  “皇上之前见过什么人?”孙传庭道。

  内监想了想,道:“没有。”

  毕自严沉默一阵,转头看向孙传庭,道“白谷,准备一下,该带的都带上,或许事情就在今天要有个了结了。”

  “好!”孙传庭点头,面露凝色。

  事关内阁的‘新政’大计,都将在皇帝的一言而决中,他们在摸不清朱栩心思之前,一点大意都不敢有。

  在内阁准备,前往乾清宫的时候,一直在宫外等着周应秋,傅昌宗第一时间也得到消息。

  “皇上这是要决断了吗?”周应秋与傅昌宗并肩入宫,眉头微皱,忧虑的道。

  傅昌宗同样有不好的预感,他对朱栩很了解,知道他心里的着急,若是他站在内阁那一边,他们这些地方官员,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走吧,咱们也壮一次胆!”傅昌宗胸口起伏一次,沉声道。

  周应秋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跟着点头道“好,即便是冒犯圣颜,我们也须得努力一次。”

  以往的革新虽然重大,可都还可控,这次内阁搞出的‘新政’实实在在的波及到了整个大明,他们不能继续坐视不管了。

  宫外各处驿馆,方孔炤,李邦华,黄承元,赵平澜,蒋德璟等人相继出来,聚集在一起,赶赴皇宫。

  几十位外廷的大人,在内监的指引下,来到御花园,站列整齐,谁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候着朱栩。

  有的人面色焦急,有的人面色凝重,有的人面露担忧,有的人面无表情,不一而足。

  “皇上驾到!”

  内监的一声尖锐喊叫,朱栩大步而来。

  “臣等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一群高官齐齐向朱栩行礼,高声大喊。

  朱栩对礼仪的‘简化’也体现在君臣之间,看着一群人,在他们对面的长椅上坐下,摆了摆手,笑着道:“免礼,对了,给诸位大人般凳子,椅子来。”

  毕自严等人悄悄对视,心里越发担忧。

  内阁担忧,那些巡抚就更害怕了,在他们想来,朱栩是理所当然的支持内阁,甚至于内阁的政务,应该是出自他的授意。

  不管如何,这些人都按耐心思的‘谢恩’,在内监搬来的凳子上坐下。

  朱栩目光在毕自严,孙承宗,汪乔年,靖王,孙传庭等人脸上扫过,接着是六部尚书,然后是傅昌宗,周应秋,再后,就是各省的的巡抚。

  朱栩随手接过内监递过来的茶杯,轻轻喝了口茶,然后才道“十三位巡抚写的联合奏本,朕看过了。”

  众人都是心头一跳,目光直直的看着朱栩。

  来了,果然是因为这个!

  朱栩不给他们插话的机会,手里捧着茶杯,道“先不说事情本身,咱们谈谈其他。”

  毕自严等人微微倾身,眉头拧成一个结,每次这种时候,都预示着有更大的事情会发生,心里万分警惕。

  “严嵩,徐阶,高拱,张居正,王锡爵,沈一贯,方从哲,刘一燝……这些你们,你们觉得有什么共性?”朱栩目光梭巡着,淡淡的道。

  不等别人,毕自严先是脸色微变。

  这些人,都是大明历代首辅,每一个都不简单,显赫一时。最为重要的是,这些人都涉入‘党争’,在下时千方百计的拱倒上位者,一旦登入首辅宝座,立即排除异己,大肆打压,权倾朝野!

  更重要的是,朱栩嘴里说出的这些历代首辅,毁誉参半不说,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孙承宗,孙传庭等人飞速反应过来,目光立即看向毕自严。

  皇帝的话,代表了什么意思吗?

  六部尚书纷纷惊悚,毕自严的地位相当牢固,若是他突然倒台,那后果将无比可怕,绝对是大灾难!

  一干巡抚的目光同样落在毕自严身上,他们睁大双眼,面露惊色。

  虽然他们与内阁起了争执,但他们不希望毕自严倒台,因为他倒台,内阁,朝局就会混乱,初见光明的‘新政’一定会有不可预测的后果。

  朱栩仿佛没有看到他们的神色,继续道:“十年前吧,朝廷里大到叶向高与赵南星,小到魏大中与阮大铖,辽东的袁崇焕与王在晋,赵率教与满桂,还有露而不显的卢象升与杨嗣昌,你们说说看,有什么想法?”

  众人紧绷的神色猛的一缓,不知道多少人悄悄松了口气。

  哪怕是毕自严也微微倾身,脸色无声缓和。

  “毕阁老,你来说。”朱栩端起茶杯,吹着茶水,道。

  毕自严眨了下眼,极力的镇定,斟酌着话语道“回皇上,朝臣私心大于公心,结党隐私,致大义于不顾,误国误民,贻害无穷。”

  朱栩若有所思点头,看着孙承宗,又道“有道理,孙阁老你觉得?”

  孙承宗倒是平静,看着朱栩,道:“‘党争’祸国,尤其是上位者,若不能秉持公正,洁身自好,下必从之,朝局由此而崩,天下大坏。”

  朱栩放下茶杯,目光看向孙传庭,道“说的好,孙大人,你觉得?”

  孙传庭神色从容,沉思片刻,道:“皇上,群臣为私利相争,为朋党牟利,国之不幸,万民祸始。”

  朱栩不置可否,目光看着一群人,道“说的很好,不过都还有保留,有没有谁说出他们不敢说的?”

  傅昌宗,周应秋两人不知道朱栩在打什么算盘,想了想,都低着头,没有接话。

  他们不说话,后面的巡抚们就更不敢多嘴了。去年皇帝在福.建将邹维琏训的郁郁而终,在陕.西将李邦华等一干人骂的乖乖听话。

  李邦华当年可是‘国本之争’的旗帜人物,他都还不了嘴,谁敢轻易去尝试?

  朱栩看着这群人,身体挺直一分,道:“那好,朕来说。”

  毕自严等人三十多人立即倾身,做恭听圣训状。

  同时,很多人都感觉到,眼前的皇帝陛下自从大婚之后,行事作风很不一样了。

  “远的不说,朕不了解,说说赵南星与叶向高。”

  朱栩手指敲着扶手,面露思索的道“赵南星与叶向高,叶向高这个人,威望高,得人心,勉力的支撑着万历之后的朝局,但赵南星不是这样想,他将政敌划为‘邪党’,要清扫出朝堂,为此与叶向高发生矛盾,想法设法的想要赶他下台。叶向高呢,担心赵南星破坏朝局稳定,一直压着他,让朝局看上去平稳,最后两人还水火不容,东林党内发生内讧,赵南星实力强悍,硬是推倒了叶向高,但他也没有做成首辅,还有一个韩癀,于是,群臣继续攻击韩癀,韩癀撑不过一个月就要辞官,如果不是阉党横空出世,赵南星说不定就得逞了。阮大铖与魏大中……魏大中是赵南星的人,阮大铖是左光斗,杨涟的人,为了吏科给事中,他们东林党内的两个派系斗的如火如荼,最后还是赵南星棋高一着,赢了,吏科给事中的位置给了魏大中。当然,赵南星这个时候知道团结了,为了安抚杨涟,左光斗一系,给阮大铖安排了工科给事中。工科给事中哪里比得上吏科给事中,阮大铖不忿,节操不要,投了阉党,将吏科给事中虎口拔牙的给抢了回去,赵南星哪里会罢休,不到一个月,就逼得阮大铖辞官离京……”

  众人都耐心的听着,隐隐听出一些味道。

  皇帝的话里话外都是朝臣争斗,虽然与现在的不同,却也是大巫与小巫的关系。

  “再试试袁崇焕与王在晋,”

  朱栩调转话头,道:“袁崇焕是辽东巡抚,他想要将辽东防线往前推,守住宁远,锦州一线,王在晋是辽东经略,他想将辽东之民全数迁入山海关,只要守住山海关就行了。两人是辽东最大的两个官,为此争论不休,互不相让,甚至在政务上互不理睬,各行其是,将辽东军务破坏的是一塌糊涂。他们的斗争很快显化到了朝堂之上,这件事孙阁老应该清楚,这二位大人最终还是不能相容,王在晋被调回,辽东自此袁崇焕一人独大,无人可制,一切政务皆由他而定,旁人不能插手……满桂与赵率教也是一样,两人相争不下,水火难容,一个人竟然带着军队堂而皇之的离开,将一大片无防守的要害之地暴露给了建奴……”

  朱栩对面不远处的一群大人们,听的是冷汗涔涔。

  这些都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实实在在发生,他们有的参与过这些事,有的亲眼目睹,有的耳旁听过。

  之前也虽愤懑,不甘,大怒,可眼前皇帝陛下轻轻松松说出口,说给他们听,还是让他们浑身不自在,面色僵硬。

  朱栩说完这些,又端过茶杯,慢慢的喝了一口。

  很显然,朱栩的话触动了这些大人们,每一个都紧皱眉头,苦思不已,偌大的御花园内,一个人的声音都没有。

  “如何施政得宜,怎么御下有方,何样团结同僚,是一门大学问,朕在学,朕希望诸位大人也能潜下心去思考,”

  朱栩看着他们,慢慢的道:“一昧的以威权相压,非黑即白,是此非彼,毫无容人之量,纳听谏言的胸怀,这不是人与人的相处之道,也不是朝廷大臣的为官之道……说了这么多,朕没有其他意思,诸位大人回去之后,好好想想,要是有什么心得就写份奏本给朕看看,给朕分享一下……今天,就到这里吧,明日一早去京东大营。”

  毕自严等一干人确实还没有完全明白朱栩是什么意思,听着他的话,下意识的站起来,抬手道:“臣等告退。”

  曹化淳站在朱栩身后,目送着这些面色复杂的京内京外的大人们离开。

  大明的官员,或许在自方孝孺之后,从万历以来,一个个刚直秉正,莫之能折,万事万人,无所不怼。在现在这个关头,朱栩是不会容忍这些大人们‘内讧’,坏了他的事情的。

  ‘希望他们都能有所反思。’

  朱栩心里希冀,转头看向曹化淳道:“待会儿还有什么安排?”

  曹化淳上前一步,道:“回皇上,宫外的事情目前都由内阁处置,安排都是明天大议的。宫里,晚上先去慈宁宫用膳,然后去看望老太妃,李娘娘,海娘娘那边也要走一趟,晚上宿在坤宁宫。”

  朱栩点点头,道“演武之后,朕要宴请各地总督,还有各国钦使,就在乾清宫,做的丰盛一些,赠礼……找几样有代表性的,瓷器,丝绸,茶叶,玻璃制品,火柴这些,数量不要多,配个套就行。”

  “是。”曹化淳道。

  朱栩坐在原地,抱着茶杯想了想,道:“内阁的事情也盯好了,等过了这几天,朕腾出手里,再料理他们。”

  “是,刘公公一直在盯着。”曹化淳面色不动道。

  朱栩放下茶杯,起身道“走吧,去坤宁宫。”

  曹化淳立即命人摆驾,前往坤宁宫,皇后居所。

  与此同时,出宫的外廷的大人们,没有了过去这些天争执的劲头,要么单独一个闷坐苦思,要么三三两两悄悄聚集在一起讨论,更有人直接回去,拿起奏本就奋笔疾书。

  这些大人们,难得的清净下来,没有争个不休,朝廷的各个部门总算可以清闲几分了。
独断大明最新章节http://www.hanqingxs.com/duduandami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超神佣兵系统帝国吃相抗日之烽火系统唐朝最佳闲王帝国霸主间谍的战争曹魏贞观唐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