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鬼吹灯-剑来-将夜-僵尸问道-飞剑问道-太平客栈-汉青小说!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知味记》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大结局

第三百三十四章 大结局

坐酌泠泠水
    这净房是袁天野特意让人设计的,里面一个大铁桶下面可以通往外面,放了热水在里面,外面甬道里温着火,桶里的水便可以保持长时间不冷。而且喜娘是个有经验的,特意叫丫环们多多备水在铁桶里。沐桶又很大,底部通了一根竹管,可以将水排往外面。当下袁天野将水排干净,再添了干净水,两人重新沐了浴,然后分穿了林小竹先前拿进来的衣服,这才出了净房,换了各自的衣服。

    “明天给你个任务,偷偷把这衣服扔了,免得让云珊她们知道了笑话。”林小竹把扯成了两半的衣服收拾起来,放在一个角落里,瞪了袁天野一眼。

    激烈运动过后的林小竹两腮绯红,嗔怪的眸子似一潭春水,格外地妩媚动人。袁天野初尝人事,最易动情。但他是个大夫,自然知道此时林小竹需要休息,没再继续索取,上床搂着她,老老实实入睡。

    不知是昨天累了,还是袁天野起了床后点了她的穴,林小竹这一觉,竟然睡到了第三天太阳高升了才醒来。睁开眼只听到外面树上鸟儿的鸣叫声,映入眼帘的是满目的红色,身体隐隐有一点酸痛。林小竹愣了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成亲了,现在是住在逸王府里。转头去看旁边,袁天野早已不见了踪影,想必去练功去了。每天早上他都要去跟袁一、袁二等护卫们一起练一个时辰的功,雷打不动,风雨无阻。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看看帐外的日影,她“呼”地一声坐了起来,心里埋怨袁天野没叫她起床,走下床去,欲要找一套外衣穿上。今天可是要去皇宫里给公婆敬茶,此时也不知是什么时辰了。不管袁天野跟他父母关系如何,她这新婚第一天,可不想让人挑了礼去,说她仗着轩辕公主的身份和袁天野的宠爱,就不把公婆放在眼里。

    “王妃,您可是起来了?”云珊练过武功,又一直站在门口细听屋里的动静,听到响动,开口问道。

    “嗯,进来吧。”

    云珊和紫苏端了水进来,伺候她穿衣盥洗,一面道:“王爷去练功了,交待不要吵醒您。说请安的事情不着急,吃过早饭再进宫。”

    林小竹这才放松下来,从容地洗漱梳头。

    “老奴给王妃请安。”门外传来一个声音,正是吴嬷嬷。

    “吴嬷嬷,进来吧。”林小竹对着镜子照了照,转过身来。

    “是。”吴嬷嬷对于林小竹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己,颇有些受宠若惊。进来行了个大礼,笑道,“没想到王妃还能记得老奴。”

    林小竹看她一眼,亦笑道:“自是记得的。昨晚的晚饭安排得很好,有劳吴嬷嬷费心了。”说完用目光示意了云珊一下。

    云珊会意,转身开了小匣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荷包,递给吴嬷嬷:“这是王妃赏你的。”里面装着一小锭金子,是打赏等级里最丰厚的一个。林小竹知道自己迟早要嫁给袁天野,在东越时便专门请萧潇那些嬷嬷教了自己豪门贵胄主妇们掌家的规矩和手段。云珊跟着也学了不少,自然知道什么样的人应该给什么等级的封赏。

    “伺候王爷和王妃是老奴的本份,不敢当王妃赏赐。”吴嬷嬷低头道。

    “拿着吧。”林小竹脸上淡淡的。

    “多谢王妃打赏。”吴嬷嬷这才接过,又恭敬地行了一礼。手里的荷包摸着似乎只有一小锭硬硬的东西,不过即便这里面装的只是一两银子甚至几个铜钱,她都会感激地收下。因为王妃肯打赏她,便意味着接受了她的投诚,以后,她的主子就是林小竹了。

    行完礼,她又笑道:“老奴是来问问,王妃对早餐有什么吩咐?”

    “我跟王爷都不挑食,你看着办吧。”林小竹道。既然吴嬷嬷来投诚,她自然要给她表现的机会。昨晚的晚餐便安排得很尽心,这早餐想来也不会错。她来问这一趟,不过是表达心意而已。

    “是,那老奴就去安排了。”吴嬷嬷又施了一礼,退了下去。

    果然,等袁天野回来沐了浴,吴嬷嬷便带人送上了精致可口却又不至太奢侈的早餐来。小夫妻俩用过,又换了大衣服,便上了车辇,往皇宫里去。

    到了正和殿,太上皇和太后、袁拓夫妇已在那里等着了。见到袁天野携了林小竹来,不管心里怎么想,大家都露出如春风般和煦的表情来。

    林小竹用余光扫过四人,心里微微怔了怔。不过是相隔一年半的时间,太上皇和太后明显老了许多。太上皇肥胖的身躯现在变得跟正常人一般无二了,原来圆润没有什么皱纹的脸上,现在细纹颇多;而保养得极好、原来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太后,眼袋与鱼尾纹极为明显,已显现出她的真实年龄。至于袁拓,脸色苍白,身体瘦削,那双跟袁天野极像的黑幽幽的眼眸,也没有了以前的明亮;皇后的样子倒没有太大变化,但那脸上僵硬的笑容,让人看了觉得渗得慌。

    “父亲、母亲、大哥、大嫂,小竹来给你们敬茶。”袁天野见了他们,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话,不过是对父母施了一礼,便直接进入正题。

    “好,好。”袁知柏笑道。那笑容,有些讨好的意味。

    有婆子赶紧送了蒲团来,一一放在四人面前;又有丫环斟了茶来。林小竹在袁知柏面前跪下,将茶杯递了上去:“父皇请喝茶。”

    “哎。”袁知柏这一声答应,更像是叹息。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更愿意听林小竹叫他一声“爹”,而不是“父皇”。在以前,扬儿可常常叫他爹。可后来,再也听不到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块晶莹剔透、一看就不是凡品的玉佩,放到云珊捧着的托盘上,道:“好好跟扬儿过日子。”这句话,带着些苍凉。

    “是,父皇。”林小竹恭敬地应了。面前这位老人,虽然有些可怜,但她是不会劝袁天野原谅他的。有些伤害,到底有多痛;那些伤痕,到底有多深,只有袁天野他自己一个人知道。如何对待袁家人,他自有分寸。她只需要站在他的身后,跟着他保持一致就可以了。

    太后在接过林小竹的茶后,并没有多说话,只是目光复杂地望了她一眼,便将一块玉佩放在了云珊手中的托盘上。

    袁天野看到那两块玉佩,抬眼扫了一下袁拓夫妇,目光闪了一闪。那两块玉佩,原是袁家的传家宝,价值连城。当初是传到了端王手上,后来端王去世,他便将搜来的玉佩送到了父亲手里。至于它们后来如何,是否被传给了袁拓,现在又收回来送给林小竹,那就不得而知了。

    林小竹缓步走到袁拓面前,冰冷地、毫无表情地望了他一眼。然后站在那里,将茶杯递了过去,道:“皇上请用茶。”皇兄也不喊,也不对他行礼,哪怕是个屈膝礼都未曾有。如果袁天野仅仅是逸王,她仅仅是逸王妃,这一礼她便得老老实实跪下去。因为他不光是兄长,更代表了天家。可现在,对于这个屡次想至她丈夫于死地的人,她没有将这杯茶泼到他脸上,还是看在她是新妇,刚进袁家的门,要给袁家祖宗和二老面子的份上。

    不管袁天野与袁拓的矛盾有多深,深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可表面上大家都是一团和气。当着别人的面,该遵守的礼节,袁天野仍然会守。所以林小竹这一举动,让殿上的人俱都一愣。袁拓甚至忘了去接林小竹递过去的茶,他震惊于林小竹对他的无礼;而皇后手中的指甲则深深地掐进了手掌里,眼里的怨恨再也掩饰不住。只有袁天野,深深注视着林小竹,像是凝望这世上最美丽最珍贵的珠宝。内心一震之后,满满地全是感动。

    从十五岁起,他就喜欢上了她。她吸引他的不仅仅是她的聪明、好学、坚毅与灵动,更有那骨子里跟他一样的傲气。这种傲气,便是被卖身为奴也遮掩不住。她现在,敢在新婚的第二日,当着公公婆婆的面,面对身为皇帝的兄长,连个礼都欠奉,她这是在当众维护自己,表示对无德兄长的蔑视!这世间,敢于这样做的,只有她,林小竹!

    从小到大,他都一个人拼命向上,不断攀登,想要变强。到后来,他确实变强了,强大让父母兄长都依靠他,强大到让父母兄长都忌惮他。有谁想过他也有软弱的时候?有谁想过他也会受伤?有谁想过他也需要维护?现在,他的小妻子,用她那并不宽阔的肩膀,用她那柔软的胸膛,站到他的面前,以强者的姿态,以唯我独尊的傲气,给了那个敢于伤害他的人一个响亮的耳光。她这样的举动,怎不叫他深深动容?

    见袁拓半晌不接那杯茶,林小竹也不说话,转身将茶杯放回到茶盘上,然后也不再理皇后,直接向袁天野走来。走到他面前,微微一笑道:“茶敬完了。”

    “嗯。”袁天野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对她温柔一笑道,“那咱们回去吧。”说完携着妻子,转身朝外面走去,看都不看殿内的人一眼。

    看着那对天造地设的璧人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宫殿门口,袁拓的脸色一片铁青。袁天野对他无礼,那倒罢了。可她林小竹,凭什么,凭什么!凭的是圣上老爷子对她的宠爱,还是袁天野对她的包容?

    想到这两个人,袁拓心里的不平如同被放了气的气球,一下子就瘪了。他嘴里,满满的全是苦涩的味道。凭着那两个人,她确实敢对他无礼。哪怕她凭的仅仅是袁天野的妻子,而不是玉牌的执有者,她的这份无礼,他都得受着。谁叫他是失败者,每个月需要跟狗一样摇尾乞怜地向袁天野求一颗解药才能得以苟延残喘呢?

    想起他的余生就要这样度过,他便对当初的举动,深深后悔。可这世上,哪里有后悔药吃呢?

    袁知柏用手支撑着额头,疲惫地对袁拓夫妇挥一挥手:“你们回去吧。”

    待得袁拓夫妇走出了殿门,他长叹一声,对太后道:“老婆子,咱们都看走眼了。那林小竹,不是一般人啊!难怪扬儿会认定她,难怪圣上老爷子会把玉牌给她,果然了不起。”

    太后冷哼一声:“你太抬举她了。要不是扬儿授意的,她敢这么做?”

    袁知柏摇了摇头:“你没看到扬儿见她这举动,那满眼的惊讶和感动吗?”他站了起来,凝望着门外的绿树,目光变得格外柔和,“咱们啊,也别在这皇宫呆着了。找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养老去吧。这样,或许扬儿还能带着孩子,时不时地去看看我们。”

    太后的目光同样投向了那棵绿树,满眼迷茫。隔了许久,她才点了点头,应道:“好。”面容变得格外萧瑟。

    袁天野牵着林小竹的手,慢慢走在出宫的回廊里。两人什么都不说,可那心间涌动的的感情,却浓浓地在两人间荡漾。

    袁天野忽然停住脚步,转过脸来,看着林小竹:“小竹,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喜欢你?”

    林小竹一怔,不解地看着他:“说过吧?”即使没明确说过,也一定表达过这个意思。

    “那我有没有说过,我这一辈子只要你一个,永不负你?”

    林小竹的脸上闪过一丝促狭的笑容,摇摇头:“没有。”

    “那我现在再说一遍。”

    “嗯嗯嗯……”林小竹点头如啄米,脸上的笑容在扩大。丈夫要说甜言蜜语,她自然极欢喜。

    可这头刚点到一半,便点不下去了。眼前某人那张英俊的脸骤然变大,她微翘的唇就被堵住了。她蓦然睁大眼睛,用力推他,含糊道:“有好多人……”

    “管它呢!”

    ps:完结了!谢谢曾给过泠水订阅、打赏、粉红票、评价票、推荐票及评论的亲,特别感谢我写书生涯第一个舵主阿萍2011,以及从第一本书就一直支持我的执事stillia,谢谢你们的一路相伴,你们常常令泠水感动。

    因身体不好,这几个月来常常感冒发烧,所以想休息一段时间再开新书。大家不要忘记泠水哦,泠水的新书,还需要大家的继续支持。大家可以到泠水的个人中心添加关注,或是旧书先放在书架上不要下架。泠水开了新书会在个人中心的广播里、旧书的公众章节里公告的。也可以过两、三个月搜一下泠水新书的书名——《玉琢》。

    谢谢大家!

    最后,推荐泠水的旧书:《良田千顷》,《穿越之茶言观色》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